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当前位置: > 乐通lt113 >

林业碳汇:潜在市场价值达千亿级,仍有多个障碍待攻克

2021-12-14 21:53字体:
分享到:
html模版林业碳汇:潜在市场价值达千亿级,仍有多个障碍待攻克

林业碳汇项目的实施是目前抵御部分工业温室气体排放,减轻我国减排压力最有效的措施,也是未来我国实现碳中和的重点发展方向。

深秋时节,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区孔家村四周的山坡上,茂密的林子泛出金黄色。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迷人。

沿着弯弯曲曲的泥土路,50多岁的护林员张荣山爬上了一处观察点,仔细巡视山下的林子。“我在这里巡护7年了。看着树干一年比一年粗,山一年比一年绿。”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在当地,像张荣山这样穿上巡护服、挂着管护员胸牌的农民为数不少。他们有自己的农田,但大部分时间都是进山巡护。他们守护的其实是“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碳汇造林项目”,这是我国西北地区首个基于核证碳标准(VCS)和气候、社区和生物多样性标准(CCB)的造林碳汇项目。

10月18日,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区护林员张荣山在孔家村山坡上巡护。摄影/章轲

该项目首期核证二氧化碳减排量共计25.46万吨。作为第一笔林业碳汇已经于2020年5月卖给壳牌能源(中国)有限公司。这也是迄今为止青海省规模最大的林业碳汇项目。

林业碳汇,在助力中国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上正发挥着重要作用,但目前也有许多难题待解。

助力碳中和,具有多重收益

2020年9月,中国政府提出“双碳”目标后,有两个涉及碳中和的公式引发人们关注。

据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介绍,这两个公式,一个是碳排放等于能源消耗乘以化石能源的占比,再乘以单位化石能源排放;另一个是碳汇,等于碳吸收加上CCUS(碳捕获、利用与封存)碳移除。“碳排放与碳汇这两项如果基本相等,即为碳中和。”杜祥琬说。

在国际上也有一个碳抵消机制的说法。可参与碳抵消机制的项目通常分为两种:一种为采用化石能源替代等方式实现的碳减排,如风电、光伏、垃圾焚烧等可再生能源项目;另一种为通过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达到减排效果,如林业碳汇、CCUS等。

林业碳汇是指通过市场化手段参与林业资源交易,从而产生额外的经济价值,包括森林经营性碳汇和造林碳汇两个方面。

说起碳减排,多年来,人们将主要精力放在高碳行业的压减、改造和提升上,比如压减煤炭消费总量,淘汰钢铁、水泥、建材等产能,能源转型和打造低碳产业上,而对于碳汇的关注度很少。

“实际上,森林、草原、湿地等自然生态系统在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上,同样能发挥重要作用。”国家林草局生态司气候处三级调研员张国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碳汇造林项目的部分林地。摄影/章轲

据第九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数据显示,我国森林植被总碳储量91.86亿吨,尊龙现金d88。科学研究表明,林木每生长1立方米,平均约吸收1.83吨二氧化碳,释放1.62吨氧气。

国家林草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平均每年增加的森林碳储量在2亿吨以上,折合碳汇约7到8亿吨。随着森林面积的扩大和森林蓄积量的提升,未来5年、10年乃至更长的时期,森林碳汇还将逐步提高。

林业碳汇具有多重收益,除了改善当地生态环境外,也能增加林区收益。以“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碳汇造林项目”为例,青海省林业碳汇服务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仪律北介绍,该项目总面积为58.4万亩,约9亿元资金全部来源于政府财政。500名生态管护员每年工资总支出约150万元,预计整个项目计入期内(100年)碳汇总收益约10.8亿元,投入产出比达到120%。

据测算,项目实施后,当地森林覆盖率由2015年的30%提升至2020年的36%。项目还提供了3.5万个工作机会,参与整地、栽种、浇水等造林工程的农民人均增收超过1.2万元。

仪律北介绍,这一项目本着“政府引导、企业主导、多方参与、科技支撑、稳步推进、合作共赢”的思路,于2018年成立了青海省林业碳汇服务中心,项目参与方涉及青海省各级林草局、湟水规模化林场、林业生态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村集体、农户、碳汇买家和咨询公司等,通过市场机制实现碳汇价值。

多地在林业碳汇中尝到甜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从林业碳汇中尝到了甜头。

在贵州,老乡们已经可以通过种树挣钱了。该省实施的“单株碳汇精准扶贫项目”,明确了单株碳汇项目的树种、碳汇量等,按照每棵树每年碳汇价值3元计算,发动个人、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通过手机APP和微信公众号购买,购碳资金直接全额打入贫困户的个人账户。

2018年以来,该项目已完成贵州省9个市(州)32个县682个贫困村的单株碳汇开发,共开发单株碳汇11209户446万株,购碳资金累计达1197万元,户均增收1068元。

福建省南平市自然资源丰富、生态环境优美,森林覆盖率达到78.29%,林木蓄积量占福建省的三分之一,被誉为地球同纬度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

今年10月,第一财经记者在南平市顺昌县采访时了解到,早在2016年,顺昌县国有林场就与罗源闽光钢铁达成了福建省首笔13.15万吨的林业碳汇交易,之后又做成了全国首单竹林碳汇,交易的碳减排量共计22.45万吨,金额412.6万元。

在顺昌县“森林生态银行”,第一财经记者通过手机扫码,支付6元后,认购了60千克的碳汇量。顺昌县森林生态运营中心负责人赵刚源介绍,该中心在2019年在全国首创了“一元碳汇”项目。从脱贫村、脱贫户的碳汇林开发破题,将碳汇项目实施所产生的碳汇量,通过微信小程序扫码方式,以1元10千克的价格向社会公众销售。

截至目前,“一元碳汇”平台共有1825人次认购了4341吨的碳汇量,认购额43.41万元,惠及林农769户。

福建省顺昌县森林生态运营中心负责人赵刚源正在介绍“一元碳汇”项目。摄影/章轲

第一财经记者从广东省林草部门了解到,广东在林业碳汇核算、交易方面较为成熟,“市场味”最浓。

广东省是首批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地区之一,该省每年设定碳排放配额总量,再分配给纳入控制碳排放范围的企业。控排企业的实际碳排放量一旦超过配额将面临处罚。

广东省规定,控排企业可以通过购买碳排放权配额或自愿减排核证减排量(CCER)等方式抵消碳排放量,前者通过技术改造、节能减排等方式获得,后者通过购买林业碳汇、可再生能源项目减排量等方式获得。

这就为林业碳汇上市交易创造了机会。2018年2月,广州市花都区梯面林场委托第三方对其权属范围内1800多公顷生态公益林进行核算,核算结果显示,项目区2011-2014年间共产生林业碳普惠核证减排量13319吨二氧化碳当量。经省主管部门审核后,这些碳减排量被发放至梯面林场的碳排放权登记账户,可在广东碳市场自由交易。2019年6月,该减排量由广州市一家企业购得,并用于抵消其碳排放配额。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广东碳普惠抵消信用机制(PHCER)减排量达191.97万吨,项目类型以林业碳汇为主,占比达92%。

具备千亿级潜在价值,仍有多个障碍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强气候变化成因及影响、生态系统碳汇等基础理论和方法研究;巩固生态系统碳汇能力;建立生态系统碳汇监测核算体系;实施生态保护修复碳汇成效监测评估;将碳汇交易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健全能够体现碳汇价值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济邦咨询公司绿色低碳事业部高级经理刘昊表示,林业碳汇是当今最为经济的负排放技术。林业碳汇项目的实施是目前抵御部分工业温室气体排放,减轻我国减排压力最有效的措施,也是未来我国实现碳中和的重点发展方向。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在青海、江西、福建等多地采访时也了解到,林业碳汇项目在推进过程中,仍面临着不少困难。

仪律北反映,由于没有碳汇造林树种幼龄林生物量估算方法,“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碳汇造林项目”在开始阶段的碳汇量计算时采用了全收获法,但准确性就得打折扣,目前正在进行项目造林树种幼龄林生物量估算方法的构建。

他介绍,“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碳汇造林项目”碳汇林规模大,随着树木的生长,一系列相关的生态环境效益都会显现出来,如生物多样性增加、土壤肥力提高、局地小气候改变等,但多数林业碳汇项目监测年限短,缺乏数据积累。“我们已计划开展碳汇林生态系统的全面监测与研究,定量化研究碳汇林生态系统产生的效益。”仪律北说。

赵刚源也反映,目前碳汇市场仅限于企业法人单位才可实施林业碳汇,个人与集体林地难以参与碳汇项目实施及交易,林业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存在一定障碍。

随着森林积蓄量及覆盖率稳步提高,林业碳汇效应将凸显。摄影/章轲

林业碳汇项目审定报告与监测报告差异 资料来源:华宝证券

刘昊也表示,只有按照相应减排机制的规则和方法学要求开发的林业碳汇项目,所产生的碳减排量并经具备资格的第三方审定核证合格且获得主管机构签发后,才能进行碳汇交易。

刘昊说,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准备案的方法学包括碳汇造林项目方法学、竹子造林碳汇项目方法学、森林经营碳汇项目方法学、竹林经营碳汇项目方法学以及小规模非煤矿区生态修复项目方法学,不同方法学具有严苛的使用条件。此外,申请核证自愿减排量的林业碳汇项目需要有林权证、造林作业设计单位资质、林业主管部门作业设计批复、树种和树苗采购合同及栽种记录等一系列证明文件。

华宝证券今年7月公布的《林业碳汇全方位剖析》报告称,我国核证自愿减排量项目中林业碳汇项目占比较小,主要集中于碳汇造林项目,有6家机构具备林业碳汇审定核证资质。

报告称,目前,监测报告森林碳汇造林项目单位面积年均减排量与审定报告之间存在较大差异。主要原因为项目前期处于造林建设期,大多数树种为幼年阶段,生长速度相对缓慢,所产生的碳减排量较小。随着建设期的完成、树种的生长以及经营管理能力的加强,碳减排量逐步提高,使得以监测前期数据计算所得单位面积年均减排量偏小。另外,由于气候、立地条件等差异,审定报告中事前预计减排量不能完全代表项目树种的实际生长情况。

该报告同时表示,随着森林积蓄量及覆盖率稳步提高,林业碳汇效应将凸显。到2030年,我国森林蓄积量有望超过184.56亿立方米,假设核证自愿减排量价格为30元/吨,则林业碳汇项目市场潜在价值为2802~4691亿元。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章轲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